教育行业经历“资本寒冬”,在线教育赛道却异常火热?

学校停课,数百万传统教师变身“主播”;线下教育机构被迫转到线上办学…… 疫情防控期间,“停课不停学”带火了在线教育行业。在App Store,截至3月16日的免费类学习软件的下载排行榜Top 10中,有8个App都是在线学习类软件,包括腾讯课堂、作业帮、Timing学习等。
而鉴于全球新冠肺炎的紧张局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紧急呼吁全球39个国家和地区的4.21亿学生远程上课,在推荐给家长、老师和学校使用的应用程序和平台清单中,赫然出现了阿里钉钉的身影。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19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2020年以来就有4,757家相关企业注册成立。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北京,以近8万家的在线教育企业数量优势遥遥领先。排在第二的是广东省,拥有相关企业超过1.3万家。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行业报告,2012-2017年我国的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从2012年的705.2亿元到2017年的2002.6亿元,6年时间复合增长高达419.39%。预计到2022年,我国国内在线教育市场的规模将突破5400亿元。
教育行业正历经资本寒冬期 超25%相关企业已“死亡”
虽然在线教育行业今年迎来行业发展的黄金时期,教育行业本身却正经历着资本寒冬期。据新闻报道,2019年,韦博英语因为资金紧张、经营不善,突然“跑路”;早教爱乐乐享机构多处突然关闭;作业盒子在2019年年底裁员比例多达40%……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共注册成立了46.9万家教育企业,目前仍正常运营的还有35.1万家。从增速来看,教育行业从2012年起呈爆发式增长,2016年达到高峰,之后增速有所下降,但仍稳定在28%左右,至2019年增速再攀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教育行业不论从注册时间上,还是从注册资本上来看,都略显“稚嫩”。具体来看,我国有超过70%的教育企业都注册于5年以内,且超过75%的教育企业注册资本都在100万之内。
从企业退出行业的趋势来看,我国目前注销、吊销、清算的教育企业总数达116,669家。其中,2019年吊销、注销的相关企业数量分别为896家 和15,057家。
据鲸媒体、亿欧等发布的行业分析,2019年资本寒冬到来,而教育行业无论是师资成本还是获客成本都居高不下,让很多教育机构陷入”三高“的境地,即获客成本高,运营成本高,人工成本高。并且,由于教育行业是长线投资,对企业的自我造血能力要求很高,很多小企业生存压力巨大。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接近90%的已“死亡”的教育企业注册资本都在100万以内。
留学中介鱼龙混杂,已有10%的企业退出行业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深造,带火了留学中介行业,也暴露了行业痛点。留学中介行业作为被学生和家长反应问题最多的行业之一,其行业发展趋势在今年刚刚过去的315也受到广泛关注。
中国教育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达到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其中,自费出国群体达到90%以上。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85.18%的留学中介成立于5年以内,且54%的企业注册资本在200万以内。从地域分布上看,广东省是留学中介大省,共有7千余家相关机构,山东省和北京市分别位居第二三位。此外,先后有100余家留学中介有过融资,轮次较多集中在天使轮、Pre-A轮和A轮。
然而消费者在与留学中介签订合同时相对较为弱势,稍有不慎便会掉入中介“虚假宣传”的“陷阱”之中。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共有5万多家出国留学中介机构,目前仍正常开业的有4.5万家,说明已有约10%的留学中介退出行业,2019年就有109家企业被吊销执照,与2018年相比增长了41%。
从风险方面来看,我国有1,342家留学中介产生过法律诉讼纠纷,涉及5千多条裁判文书,其中因“服务合同和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产生的文书有近700份。另外,我国有近1千家留学中介受到过行政处罚,涉“虚假宣传”的处罚次数约占5%。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存在过经营异常的留学中介有超过5,600家,异常次数达7千余次,超400家企业有过3次及以上经营异常,从趋势上看,我国留学中介的经营异常次数逐年攀升,2019年产生的异常次数超过2,500,占异常总次数的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