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教育——素质教育新领地

创客教育是创客文化与教育的结合,基于学生兴趣,以项目学习的方式,使用数字化工具,倡导造物,鼓励分享,培养跨学科解决问题能力、团队协作能力和创新能力的一种素质教育。

行业参与主体众多,但割据势力尚未形成

中国创客教育公司按照产品和业务属性可分为:产品器材供应商、课程内容提供商以及培训服务提供商。产品器材提供商(如MakeBlock、优必选)通过与专业课程内容提供商合作,利用专业资源开发课程内容,形成了在课程内容方面的完善和布局。课程内容提供商和培训服务提供商(如寓乐湾、鲨鱼公园和编程猫等)已从最初直接引进国外创客教育体系,发展至自主研发适合本土的课程内容和体系,使课程内容更加丰富化、本土化。

现阶段,中国创客教育市场行业集中度较低,行业尚未进入激烈的客户抢夺期,各家企业仍处于打磨产品、丰富用户体验、强化各自平台构建阶段,目前具有明显竞争优势的企业有寓乐湾和鲨鱼公园。虽然,早期入局的企业具有一定的品牌优势和技术壁垒,但受政策红利和资本推动影响,行业竞争将日趋激烈,未来实现生态布局的企业才有望具备长足的竞争优势。

主体倾向2B、2C模式并存,2B2C模式成过渡型态

创客教育企业商业模式包括B2C、B2B和B2B2C。其中B2C模式是直接面向校外市场,如培训市场和家庭亲子教育市场。B2B模式主要面向校内市场(结合正式教材内容的课程)、校内课外(如小学三点半放学后,学生可在校园里自主选择、免费参加各种兴趣活动)和校外市场(面向培训机构、加盟商)。B2B2C的模式指通过B端(公立校或培训机构)接触学生和家长,从而进入C端培训及家庭消费市场。行业内较多创客教育企业同时采用2B和2C的商业模式,或直接通过与B端的培训机构合作接触C端的用户形成2B2C的商业模式。例如,少年创学院的2C模式主要是开设直营校区,2B模式主要是向公立校输出课程和师资服务。

中国创客教育商业模式

来源:沙利文研究院绘制

行业规模增长明显,2C端有望成行业增长主力

2015年,中国创客教育行业开始商业化进程。在国家政策推动下,全国各地中小学纷纷建立创客实验室,截至2017年底,全国中小学创新实验室数量突破1万所。相较于B端的快速发展,创客教育在C端的发展较为逊色。主要原因在于创客教育的概念在国内仍处在发展初期,校内创客教育课程基本能满足部分学生的学习需求,因此2C端发展较为受阻。未来在素质教育观念普及、创客教育需求以及技术推动下,创客教育2C模式有望迎来爆发式增长。预计未来3-5年中国创客教育市场将以20%以上的年复合增长率持续增长,2020年市场整体份额将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

产业链结构清晰,但链上主体力量并不均衡

创客教育行业具有清晰的产业链结构:上游为硬件提供商与内容开发商,中游教培机构或教育平台,下游为受众客户。上游的硬件供应商主要提供创客教育所需的硬件设备,如教育机器人、科创实验仪器等;内容开发商主要提供创客教育课程内容体系等。产业链中游为教育平台或机构,主要执行招生、教学、运营等职能;下游为创客教育的受众群体,目前中国创客教育企业主要面向4~16岁,即K12阶段的青少年,但实际上创客教育的人群覆盖范围很广,除K12外,高校及部分社会人士亦属于创客教育受众群体。

创客教育产业链上游市场有如西觅亚、乐博教育、Makeblock、鲨鱼公园等兼具硬件与课程体系开发的企业,也有如优必选等专注于硬件开发的企业。由于创客教育仍处在发展初期,产业链中游的公共教育机构、培训中心以及行业内的新参与者对创客教育的理解较浅,综合能力普遍较弱,体系化产品研发需要大量资金和时间的持续投入,存在对外采购高质量的硬件产品和内容体系的需求,因此对上游企业有较强的依赖。凭借自身的产品技术优势及差异化的课程体系建立品牌优势的上游企业数量较少,中游教培机构的选择有限,议价能力较弱,率先领跑的大牌硬件提供商和内容开发商能够在赛道早期处于价值链的核心。但随着行业逐步成熟,硬件提供商和内容开发商本身的壁垒并不高,大量同质化硬件和内容提供商将会出现,供需的变化促使产业链价值核心逐渐转移至更接近消费者的中游教培业务。

下游的用户市场未来有望成为创客教育行业的主要收入来源。C端市场可根据用户群体的年龄分层,包括学前儿童、小学、初中、高中、高校以及社会人士等目标用户。C端的最终付费人群多为学生家长,受益于消费升级和中产阶层对素质教育的重视,未来C端市场发展空间较大,有望成为创客教育行业的核心增长点。

中国创客教育产业链

来源:沙利文研究院绘制

中国家长层结构变化,素质教育需求增强

中国家长群体组成结构有所变化,70、80后成为家长群体的主体,是教育消费的主力。根据沙利文一项教育调研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中小学生源的家长多为70、80后的中产阶级人群,其中31-45岁中产阶级中青年占比高达89.9%。新结构层家长更注重孩子能力的培养、综合素质的发展。在孩子教育关注点上,他(她)们最关注孩子综合素质的养成,关注比例高达34.9%,比对成绩得分的关注(19.5%)高15.4%。近年来,愈发多家长对自己孩子当前就读的学校存在多方面的担忧,其中对综合素质培养的担忧较为明显。2017年的数据显示,有51.1%的家长认为孩子当前就读的学校缺乏对孩子独立思考和创新思维的培养,缺失针对孩子个性化教育的培养体系,有49.5%的家长不满意孩子当前就读学校提供的素质教育课程。

在受调研的家长中,有84.0%的家长愿意让孩子接受课外素质教育培训,其中有58.5%的家长已为孩子报读培训班。从意向课程选择上看,家长对科创类的选择意向较大,有62.2%的家长意愿选择科创类培训课程。在科创类素质教育课程的选择中,倾向为孩子选择机器人教育课程及少儿编程教育课程的家长比例合计共占51.3%,48.7%的家长倾向为孩子选择创客教育(含科学课、3D打印等)。众多家长认为创客教育能弥补传统教育素质培养的不足,注重对孩子动手实践能力的培养,强调在"做"中学、在创造中学。相比于传统的基于知识的教育,创客教育是以能力和应用为导向的教育,能够为孩子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落地搭建平台,培养孩子专业实践创新的精神。由于家长对孩子素质教育培养的重视,对科创类素质教育的认知度逐渐增长,创客教育有望开拓更广阔的市场。

专业师资队伍缺乏,阻碍创客教育推广

创客教育在中国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师资队伍严重缺乏。创客教育要求教师不仅要有广博的知识基础,较强的学习能力,还应掌握各种现代化信息技术。传统教师人才是依照学科分门别类培养的,跨学科知识储备较少,长期适应传统教育的教师显然不能满足创客教育的要求。目前多数从事创客教育的教师没有受过专门的创客教育培训,从事校园创客教学的人员主要以信息技术、通用技术、劳动技术教师为主,此类教师的科学专业知识虽与创客教育专业知识要求较为吻合,但其掌握的学科知识仍然是分裂的,不能完全适应创客教育所需的"跨学科"要求。更有不少学校的创客教育老师由体育老师、美术老师担任,素质参差不齐。

此外,学校对创客教育的认知度也显不足,对创客教师发展的保障机制尚未完善,主要表现在对创客教师发展规划不到位,对创客教师职称评聘、工资晋升以及各种奖励评定没有制定具体的实施细则,未调动教师自身学习提高的积极性。学校亦尚未有效开展创客师资培训,在职创客教师的培训体系并不健全,培训内容与教学需求不匹配,所受的培训方式较为单一,主要以技能知识的操作示范为主,观摩评议、案例分析、经验分享等培训方式尚没有充分使用。因此现阶段,无论高等教育还是基础教育,已有的师资队伍都难以满足广泛开展创客教育的需求。

由于中国产业结构随着信息技术(如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革新不断升级,相关领域(如智能终端、移动应用、云服务、机器人和物联网等)快速发展,传统人才供给无法填补新行业的人才缺口。在新时代人才需求背景下,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变的需求不断凸显。为满足社会需求,政府大力主导素质教育改革,频繁出台改革指导文件,加速社会教育观念的转变。政府从决策层面加速推行素质教育理念,对社会应试教育观念的转变形成有力的推动作用,为创客教育的推行扫除障碍。

沙利文全球合伙人、全球市场战略规划副总裁兼中华区总裁王昕博士指出,随着居民财富的积累,家长更倾向于关注教育机构所能提供的各种资源以及对孩子的综合素质培养。作为素质教育类的创客教育,关注孩子素质教育的培养,将乘着分享居民消费能力提升的红利去获取更多消费者的芳心,赢取更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