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在悄悄发生一场革命,我说的不是AI教育 | 创新教育

你对这些标题想必不会陌生:疯狂的黄庄;迷茫不快乐的年轻人;5岁孩子逆天简历;《中国家长教育焦虑指数报告》。今天的教育没有让我们学会处理焦虑,更是在制造更大的焦虑。

到底该拿教育怎么办?

什么是教育?

关于教育是什么,这样的打开方式你不会陌生。

事实上,我们对教育一直存在着某种程度上刻板印象:教育就是知识的教育。

所有的教育创业公司都在做一件事,那就是在某些方面从新的角度、用新的技术去探索未来教育的形态。在线教育要想把优质的教学内容突破时空限制输送到更多地方,教育+AI试图让孩子们的能够更好的查漏补缺,提高效率,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在解决同一个问题:把知识用更加体系化、更高效的方式传达给学生。在刻板印象里,好的老师一本本行走的课本,他们精通教研,教学表现力十足;好的学生就是对知识点掌握的“多快好”,体现在考试分数上,直到考上名校。

这种对教育的狭隘理解在AI时代将面临更大的威胁。如今的AI不仅在逐步取代人类生产的机械性劳动,而且在围棋、知识竞答、辩论等传统认为无法被机器取代的脑力劳动中战胜了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纪录片《极有可能成功》。)技术的发展正快速更迭着人类维持生产力增长所需的能力,现有教育体系已经无法满足这些需求。在未来,当重复性和简单机械的知识处理被计算机取代,人的价值又要如何体现呢?答案是创新。这也是在世界范围内,创新教育成为热门话题的背景。

创新能力是可以被培养的吗?这究竟是一种天赋还是一种技能?我一度对这个问题产生过困惑,直到我发现自己陷入了另一个思维定势的陷阱。事实上,教育不是从0到1的知识教育,创新能力也不是手把手就能教会的技能。人天生就是一颗种子/火苗/whatever,好的教育是在不妨碍其自然生长的同时,提供肥沃的生长土壤和催化剂。好的老师不是高效的知识传输者,而是学生自主学习的引导者/脚手架。好的教育结果不是统一的成功,而是帮助每个孩子理解“什么是成功,如何接受失败”,成为更好的自己,用幸福代替焦虑。虽然听起来很鸡汤,但这是我目前对教育的理解。

如何破局?

教育正在悄悄发生一场革命。

对教育理念的反思并不新鲜,更重要的是如何落实到教学实践中去。

在理论层面上,混合式学习、项目制学习、表现性评价、核心素养评价等逐渐被普及;实践层面上,国内体制内新高考政策、自主招生改革的不断深入,体制外不断涌现优秀的民间创新学校。北大附中、十一学校等公立学校在教育改革的路上走在领先地位,此外体制外诸多的创新学校也不断涌现,36氪不完全整理如下:

办学校是最为普遍的破解方式。除了办学校外,2B服务做在线教学内容、个性化学习的技术支持系统和师资培训(如可汗学院、转型后的Altschool),围绕品牌搭建有认同感的教育综合体也是一种思路。

这些项目究竟创新在哪里?我认为最为核心的区别在于对教育主体的理解。

传统课堂围绕老师,学练测评都是从老师为发起,学生执行,既没有看到学生的个体化差异,也没有尊重学生的学习动力问题。创新教育则不同:如果我们对比同一个班级的2个学生,他们的typical day就是有差异的。这种差异源自他们有自由度从个人兴趣和规划出发设计自己的学习方案。什么时间是学科学习,什么时间来做项目,做什么项目,和谁一起做,为了做项目要补充哪些知识,是通过在线课程还是线下班级授课获取知识,这是既是对学生学习动力的激发,又是对学练测评环节的完全革命。

为了适应教育主体的革命,我们在学习环节发展出了混合式学习、翻转课堂、自适应学习等理念和技术,在练习环节发展出了项目制学习、实践学习、营地游学教育等方法,测评环节提出了核心素养评价体系、表现性评价、综合性成绩单等评估手段。关于这些内容的进一步解读,请期待本专题后续内容。

资本如何助力创新教育

那么创新学校是好的投资标的吗?我认为这比国际学校更有想象空间。

诚然,目前的创新学校还面临着不少挑战, 包括但不限于教学体系的打磨、人的适应转型、新师资的供给、评价体系的建设、大学录取等出口的解决等。

自我造血能力也是这些学校的一大难点。小微学校现金流主要依赖学费收入,虽然现在几家的创新学校每年学费都在10-15万元人民币以上,但由于单期招生规模小(多在30-40人,不超过100人),学校运营成本高,很难实现盈利。

小微规模和创新教育发展阶段有关,教学方式和体系也都在不断打磨。传播上,新的教育理念尚没有普及;在升学出口的硬问题上也没有解决路径:一旦进入创新教育的体系,很难回归高考,只能出国,这也解释了学费和国际学校持平的原因。

新的教学模式也对学校运营提出了新要求:没有了行政班,课堂如何组织展开?翻转课堂和PBL学习对老师素质要求更高,1:7的师生比意味着更高的师资成本。师资之外,课程、活动、场地都拉高了运营成本。

在目前尚不能盈利的阶段,创新学校需要外部融资。同时创新教育又是一个极具想象力的事业。首先它比国际教育的天花板要高,是针对1.6亿中小学生教育方式的变革,它足够刚需、足够痛,也足够大;其次它同样存在规模化快速复制的机会。有消息表示,已经有一些创新学校联合地方教育部门在探索将标准化的学习平台输出,进入学校,从老师的培训开始,以系统解决方案的模式将创新教育用杠杆的方式放大影响力。

在政策方面,幼儿园、中小学的非营利性定位,办学主体的收紧也是创新教育面临的一大挑战。目前也存在部分学校的办学资质因为场地设施限制,还依赖挂靠其他学校方式解决,这也是潜在的风险点。